欢迎光临金贝律师事务所|电话/传真:0351-7076576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案例选登 >  金融法案例 >  
晋商银行与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借款及保证合同借款二审判
发表于:2018-08-20 21:03:19 分享至:
上诉人(原审原告):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东米市支行。地址:太原市柴市巷3号。

法定代表人:连瑞章,该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温雷,男,汉族。

委托代理人:李红明,山西金贝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地址:山西省太原市桃园北路68号。

负责人:邢晋芳,该公司清算组副组长。

委托代理人:贾喜柱,男。

被上诉人:太原金盾工贸实业总公司。原地址:太原市南华们东二条21号。

法定代表人:薛荣华,该公司经理。

审理经过

上诉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东米市支行(以下简称晋商银行)为与被上诉人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以下简称海外公司)、原审被告太原金盾工贸实业总公司(以下简称金盾公司)借款及保证合同纠纷一案,不服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并民再初字第2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完毕。

一审原告诉称

原审原告太原市商业银行解放路支行在一审中诉称:其与被告金盾公司于1994年1月11日签订贷款合同,贷款期限为1994年1月11日至1994年2月20日,由被告海外公司进行担保。但至起诉时(1994年4月),被告仅于1995年1月20日归还本金10万元,故请求判令被告归还本金90万元及利息。

一审被告辩称

被告金盾公司辩称:我公司对原告起诉状中的事实无异议,但1998年8月23日,双方就解决贷款问题已达成协议,按协议约定,我公司的借款尚未到期,因此原告不享有诉权,对其请求应予驳回。

被告海外公司辩称:我公司对该笔贷款虽进行过担保,但担保期限是1994年1月11日至1994年2月20日,根据担保法规定,应免除我公司的担保责任。

一审法院查明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书中查明:1994年1月11日,原告与被告金盾公司签订贷款合同书,借款金额为100万元,利率为月息13.725‰,期限为1994年1月11日至1994年2月20日,被告海外公司对该笔借款提供连带责任保证。1995年1月20日,被告金盾公司归还借款10万元。1998年8月22日,原告与被告金盾公司签订“关于解决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约定被告金盾公司愿将自有奔驰S500型轿车一辆、焦化厂一座提交原告抵押处理。奔驰S500型轿车带晋K03869号车牌及全套随车手续,并附1998年4月7日山西光明资产评估事务所的评估证明书。上述协议签订并交付抵押品三个月后,如被告仍不能还贷,原告有权以处理轿车后的实际收入还贷。另一抵押物为山西洪洞永乐晋恒焦化厂的全部资产,焦化厂所得收益先用于还贷,如抵押一年后(最长一年半)被告方仍无力还贷,原告有权处理抵押资产,并以实际收入还贷。1998年9月1日,被告金盾公司将奔驰S500型轿车及相关手续、产权证明交付原告。

基于上述查明的事实,(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认为,原告与二被告于1994年1月11日签订的借款担保合同合法有效。原告与被告金盾公司签订的“关于解决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是在原有保证担保的基础上增加的抵押和质押,协议所提期限是处理质押、抵押物的期限,而非变更还款期限。按协议约定,原告已实际占有奔驰轿车,属于被告提供的动产质押。质押期满后,原告有权处理该质押物来抵顶被告的借款。1994年1月11日至2月20日,是原告与被告金盾公司约定的借款期限,而非海外公司的担保期限。原告的诉讼请求并未超过诉讼时效,本案纠纷是发生在担保法实施之前,故被告海外公司仍应承担担保责任。判决:1.被告金盾公司归还原告借款本金90万元及利息;2.被告海外公司负连带责任。

上述(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生效后,海外公司向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本案再审过程中,被告海外公司称:1.我公司保证责任已过诉讼时效;2.债权人与债务人金盾公司协议变更主合同未取得我公司同意,故我公司不再承担保证责任;3.我公司即使承担责任也应当在金盾公司价值61.6万元奔驰轿车和价值127.3923万元的焦化厂物的担保外承担保证责任;4.原生效判决未送达我公司,故请求按照审判监督程序依法启动再审程序,撤销(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1999)并执字第539号裁定,进行执行回转。原审原告晋商银行辩称:1.我方主张海外公司承担连带责任未超过诉讼时效;2.我方与金盾公司签订的协议是双方在原有保证担保基础上增加的抵押、质押约定,而非还款期限变更。海外公司仍应承担责任。

一审法院再审查明,原审认定的事实存在。

另查明,海外公司已于2003年12月25日被山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2007年6月,海外公司的上级主管部门山西省商贸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该公司系于2005年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由山西省商务厅持股的国有独资公司,并经省商务厅授权,对所属包括海外公司在内的30家省级商贸企业由其行使出资人、监管人职责)确定成立了海外公司破产组和清算组。经向公安局、工商局、市经济信息委员会调查,因历史年久,几经变更,已无法查到金盾公司有效登记信息。经向晋商银行核实,也因时间长、几经变更无法查到金盾公司的营业执照等有效信息。

一审法院认为

原审法院经再审认为,根据1994年1月11日《太原市解放路城市信用社贷款合同》、1997年加盖有金盾公司公章的催款通知及1998年8月22日有原审原告与金盾公司及双方法定代表人加盖名章的“关于解决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可以认定金盾公司已欠晋商银行贷款的事实,因此金盾公司应偿还该贷款本金及利息。本案所争议的贷款行为发生于1994年,从1994年起至1999年本案诉至法院,尽管晋商银行称其在此期间曾向海外公司主张过债权,但晋商银行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事实存在,因此可以认定晋商银行已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的期间。晋商银行在原审中对海外公司的请求不应支持,本案应予部分改判。经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二十六条《借款合同条例》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1.撤销本院(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书;2.金盾公司归还晋商银行借款本金90万元及利息(月利率为13.725‰,1994年1月11日1995年1月21日按本金100万元计算,1995年1月21日至1999年7月12日按本金90万元计算);3.驳回晋商银行其它诉讼请求。诉讼费14010元,由金盾公司负担。

本案再审判决后,晋商银行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再一审判决,重新作出公正判决。理由为:1.海外公司清算组的诉讼主体不适格。本案中,海外公司一直以自己名义参加诉讼,但再审时变更为清算组,但确未提供该清算组成立及负责人的任命文件,故其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2.本案应适用《担保法》之前的法律规定。本案担保行为发生在担保法实施前,因此关于保证责任的认定,应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规定》第29条的规定;3.上诉人担保债权未超过诉讼时效。涉案借款担保合同签订于1994年1月11日,借款到期日为1994年2月20日。1995年1月20日,金盾公司还款10万元,1996年7月2日,在上诉人主张下,金盾公司出具还款计划,1998年4月,在上诉人主张下,金盾公司准备以物抵债,并对相关抵债资产进行了评估,同年8月22日,依据评估报告与上诉人签订“解决逾期贷款问题协议”,由此,至1999年4月7日上诉人起诉前,上诉人对金盾公司的债务一直处于延续当中。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规定》第29条的规定,担保债权时效也应处于延续中。

被上诉人辩称

海外公司答辩称:1.上诉人在上诉状中称金盾公司已还款100000万元,已完全超出债权,二审法院应驳回其起诉;2.关于被上诉人的主体问题,被上诉人是以海外公司名义参加诉讼,被上诉人虽然在2003年被吊销营业执照,但并未注销,法人资格依然存在,可以参加诉讼。之所以变更为清算组,系一审法院主动进行调查后,山西省商务厅出具材料说明,由山西省商贸资产公司成立了海外公司清算组,但相关破产程序尚未全面启动,且即使以清算组名义参加诉讼,也符合国有资产管理部门的规定;3.本案发生于1994年1月11日,借款到期日为1994年2月20日,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规定》于1994年4月15日起施行,故该司法解释不应适用于本案。本案应适用于1987年起施行的《民法通则》,应以两年的普通时效计算。另外,最高人民法院在1988年对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借款合同双方当事人未经保证人同意达成延期还款协议后保证人是否继续承担担保责任的批复》中特别提到“在保证合同中,保证人只应对经他同意、签字(盖章)的保证内容承担保证责任。你院请示的案件中……借贷双方在合同履行中,不通知担保人,亦未征得担保人同意,于同年4月下旬达成书面协议,将还款日期延长一个月,这一变更,应视为成立了新的法律关系,解除了原来的担保合同。因此,南乐公路管理段不应再承担保证责任”。结合本案,上诉人与借款人金盾公司未经答辩人同意,在1997年、1998年达成新的书面抵押协议和解决关于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的批复,应视为成立了新的法律关系,解除了原来的担保合同,答辩人不应再承担责任。

本院认为

本院经二审审理,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以(2012)晋民终字第225号裁定撤销原判,发回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

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重审后查明,该院(1999)并法经初字第132号判决查明的事实存在。

另查明,原审原告太原市商业银行解放路支行因金融机构改革,更名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开化寺支行,2012年4月,晋商银行开化寺支行终止经营,其业务被晋商银行东米市支行承接。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于2003年12月25日被山西省工商行政管理局吊销营业执照。2007年6月,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上级主管部门山西省商贸资产经营有限公司(该公司于2005年经山西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是由山西省商务厅持股的国有独资公司,并经山西省商务厅授权,对所属包括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在内的30家省级商贸企业行使出资人、监管人职责)确定成立了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破产工作组和清算组,但该清算组未刻制公章,也未开展清算工作。

原审法院经上述审理后认为,根据1994年1月11日《太原市解放路城市信用社贷款合同》、1997年加盖有金盾公司公章的催款通知及1998年8月22日有原审原告与金盾公司及双方法定代表人加盖名章的“关于解决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可以认定金盾公司欠晋商银行贷款的事实,故金盾公司应偿还该贷款本金及利息。根据1994年1月11日“(94)贷款合同第020号”《太原市解放路城市信用社贷款合同》,可以说明本案所争议的贷款行为发生于1994年。从1994年起至1999年本案诉至法院,尽管晋商银行称其在此期间曾向海外公司主张过债权,但晋商银行无任何证据可以证明其向保证人主张权利的事实存在,因此可以认定晋商银行已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的期间。晋商银行在原审中对海外公司的请求不应支持。本案应予部分改判。经该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五条《借款合同条例》第十六条之规定,判决:1.撤销本院(1999)并法经初字132号民事判决;2.原审被告太原金盾工贸事业总公司归还原审原告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东米市支行借款本金90万元及相应欠息(月利率为13.725‰,1994年1月11日1995年1月21日按本金100万元计算,1995年1月21日至1999年7月12日按本金90万元计算);3.驳回晋商银行其它诉讼请求;诉讼费14010元,由金盾公司负担。

二审裁判结果

本案重审判决后,晋商银行不服,再次向本院提出上诉,请求撤销重审判决,改判被上诉人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理由为:1.本案所争议的贷款担保行为发生在1994年1月1日至1994年2月20日,担保行为发生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尚未实施,故本案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2.《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实施前,有关担保问题的规定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规定》,该规定第29条规定“保证合同未约定保证期限的,主债务时效中断,保证债务的时效亦中断”。据此,上诉人并未丧失其向担保人山西省海外贸易公司主张权利的时效;3.尽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规定》颁布于1994年4月15日,亦在本案贷款担保行为发生之后,但司法解释的适用不同于法律的适用,司法解释是对法律的解释,不仅适用于司法解释发布以后的担保行为,而且适用于虽发生在司法解释发布之前,但在司法解释发布后发生的担保纠纷案件和尚未审结的案件。

海外公司未答辩。

本院经再次审理,各方当事人对于本案历审审理认定的基本事实无异议。

本院认为,本案属因借款合同引发的保证合同纠纷。涉案借款行为发生于1994年1月11日,借款到期日为1994年2月20日。借款行为发生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1994年4月15日颁布)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1995年10月1日生效)均未施行,故对本案各方当事人关于诉讼时效的诉辩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1987年1月1日生效)的规定。根据贷款人晋商银行与借款人金盾公司的约定,涉案借款到期日为1994年2月20日。本案诉讼中,贷款人晋商银行并无证据证明其在1994年2月21日至1996年2月20日止的两年内曾向海外公司主张权利,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关于普通民事诉讼时效为2年的规定,海外公司对涉案债务应承担的保证责任已因超过诉讼时效而予以免除。至于晋商银行在诉讼中提供其于1998年8月22日曾与金盾公司签订“关于解决逾期贷款问题的协议”,诉讼时效因此应重新起算的请求,因晋商银行在历审中均未说明该协议的履行情况,故其对于海外公司保证责任的请求依法不应保护。

综上所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亦无不当,晋商银行的上诉理由因与相关法律规定相悖,依法不应支持。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诉讼费14010元,由晋商银行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人员

审判长牛向宏

审判员徐玉厚

代理审判员苏星君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七月十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要建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