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金贝律师事务所|电话/传真:0351-7076576
返回列表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案例选登 >  金融法案例 >  
王巍、郭爱桃与晋商银行不当得利纠纷
发表于:2018-08-20 21:00:24 分享至: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王巍(曾用名王晋宫),男,汉族,1968年7月1日出生,山西梨都蔬果有限公司职工,住太原市小店区南中环街国际大都会罗马花园5号楼(B座)中单元402室。

委托代理人:王晓庄,男,汉族,1955年4月14日出生,山西梨都蔬果有限公司职工,住太原市建设北路71号2-2-8号。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郭爱桃,女,汉族,1961年10月14日出生,山西梨都蔬果有限公司职工,住太原市小店区南中环街国际大都会罗马花园5号楼(B座)中单元402室。

委托代理人:王巍,男,汉族,1968年7月1日出生,无业,山西梨都蔬果有限公司职工,住太原市小店区南中环街国际大都会罗马花园5号楼(B座)中单元402室,系郭爱桃的丈夫。

委托代理人:王晓庄,男,汉族,1955年4月14日出生,山西梨都蔬果有限公司职工,住太原市建设北路71号2-2-8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南内环街支行。住所地:太原市南内环街321号。

法定代表人:张惠芳,该支行行长。

委托代理人:刘刚,山西金贝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第三人:陈增强,男,汉族,1959年8月26日出生,太原市体育场北门二手车市场顾问,住太原市三桥小区西3楼3单元8号。

审理经过

再审申请人王巍、郭爱桃与被申请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南内环街支行、原审第三人陈增强不当得利纠纷一案,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4年2月27日作出的(2014)并民终字第133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王巍、郭爱桃不服,于2014年7月23日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再审申请人称/抗诉机关称

王巍、郭爱桃再审申请称:1、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1999年9月20日再审申请人以自有房屋向被申请人抵押贷款20万元,暂替第三人偿还贷款,该贷款所有手续均由被申请人办理,再审申请人从未参与该笔贷款从申请到发放的任何程序,所有签字亦由被申请人代再审申请人签字。再审申请人发现1999年9月20日的贷款额为20万元的新证据,证明该20万元全部由被申请人占有,即被申请人不当得利总额为47万元,并非43万元。2、对审理案件需要的主要证据,当事人因客观原因不能自行收集,书面申请人民法院调查收集,人民法院未调查收集。二审法院审理中,再审申请人在答辩状中指出:“因上诉人(即本案被申请人)属于金融机构,被上诉人(即本案再审申请人)无法取得相应证据,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十七条之规定,请求二审法庭查明该4万元去向…”。但二审法院未去银行向被申请人调取相关证据,遗漏了对该4万元的确认,系原审法院未履行收集证据的义务所致。3、原审判决遗漏对4万元的认定,造成本案返还不当得利不彻底,亦造成本案事实不清。综上所述,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项第五项第十一项规定,请求:1.改判被申请人返还再审申请人遗漏的不当得利4万元;2.改判被申请人向再审申请人支付原审遗漏4万元的利息,合计37430.7元。3.诉讼费用由被申请人承担。

再审被申请人辩称

被申请人晋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太原南内环街支行(以下简称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提交书面答辩意见:1、再审申请人提供的并非新证据,不符合再审的申请条件。2、再审申请人两次自愿替他人还款43万元。再审申请人与答辩人不构成不当得利关系,也不是保证行为,原审判决有误。请求驳回再审申请人的再审申请。

本院查明

本院再审审查查明:1、本院再审听证审查中,郭爱桃主张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并提供了以下四组证据:(1)1999年9月8日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支行合同编号借主字99年第59号《借款合同》,内容为:借款人(甲方)郭爱桃,贷款人(乙方)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支行;借款金额20万元;借款用途购电器;借款利率5.85‰;借款期限1年(自1999年9月8日起至2000年9月8日止);本合同项下借款自乙方放款日期按日计息、按月结息,借款到期利随本清;本合同项下的借款本息和可能发生的违约金、实现债权的一切费用由郭爱桃向乙方提供抵押方式的担保,并另行签订编号为抵从字99年第59号的担保合同,担保合同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甲方未按合同约定的还款时间归还借款本息时,乙方按人民银行对逾期贷款每日计收万分之2.3的利息。(2)1999年9月8日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支行合同编号抵从字99年第59号《抵押担保合同》,内容为:抵押人(甲方)郭爱桃,抵押权人(乙方)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支行;甲方抵押担保的债权为乙方依据借主字99年第59号借款合同发放的贷款,贷款金额为人民币20万元,贷款期限自1999年9月8日起至2000年9月8日止;甲方抵押担保的范围为贷款本金及利息(包括借款人违约或逾期还款所计收的复利和加收的利息)、借款人违约金、实现抵押权的费用;甲方以其有处分权的财产作抵押,抵押财产由本合同项下的抵押物清单载明,该清单为本合同的组成部分;抵押物清单载明的抵押物为房屋,2套,评估价值42万元,所有权人郭爱桃。(3)证实上述借款20万元打入郭爱桃账户的1999年9月20日《中国工商银行借款借据》,借款借据上加盖有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支行的公章。(4)1999年9月27日《太原市城市信用社支款凭条》和1999年9月27日《太原市商业银行进账单》,证实上述20万元借款进入郭爱桃账户后,其中18万元转入陈增强账户。郭爱桃主张上述借款合同、抵押合同、支款凭条和进账单均由被申请人单方制作和填写。

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对上述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同时主张该证据并非新证据,一审判决已查明“1999年9月20日郭爱桃向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抵押贷款20万元,1999年9月27日郭爱桃向陈增强贷款帐户转款18万元,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扣收陈增强所欠贷款16万元”的相关事实,且二审诉讼中王巍、郭爱桃对此并未提出异议。

2、再审听证后,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提供了郭爱桃贷款账户上剩余2万元已用于扣划郭爱桃20万元贷款利息的利息清单,以及转到陈增强账户的18万元扣收了16万元后,剩余的2万元用于扣划陈增强贷款利息的利息清单。

再审申请人王巍夫妇主张,郭爱桃的20万元的贷款早已被转到资产公司挂账,且2012年11月8日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收取了其3.5万元的利息,并提供了2012年11月8日郭爱桃归还贷款及利息23.5万元的现金缴款单(回单)。

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对此不予认可,主张郭爱桃的20万元的贷款并没有转到资产公司挂账。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根据再审申请人王巍、郭爱桃的再审申请事由,本案争议的主要焦点有三个:

(一)再审申请人王巍、郭爱桃是否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

本案一审判决事实部分查明“1999年3月7日,王巍介绍陈增强向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贷款43万元,还款日期为1999年9月21日,陈增强以自有的位于太原市开化寺街81号东区1层41号的房产设定抵押。贷款到期后,陈增强未履行还款义务。因联系不上陈增强,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当时的行长张源清找到王巍,称银行内部清查不良贷款,要求王巍暂替陈增强还款。1999年9月20日,郭爱桃向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抵押贷款20万元,1999年9月27日,郭爱桃向陈增强贷款帐户转款18万元,太原市商业银行南内环街支行扣收陈增强所欠贷款16万元。”而再审听证审查中郭爱桃所提供的1999年9月8日《借款合同》、1999年9月8日《抵押担保合同》、1999年9月20日《中国工商银行借款借据》、1999年9月27日《太原市城市信用社支款凭条》和1999年9月27日《太原市商业银行进账单》的内容,均为上述一审判决中已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且郭爱桃在二审法院审理中对此并未提出异议。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的规定,“新的证据”应为“(一)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二)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三)原审庭审结束后原作出鉴定结论、勘验笔录者重新鉴定、勘验,推翻原结论的证据。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但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应当视为新的证据。”王巍、郭爱桃再审审查中所提供的四组证据,并非新证据。再审申请人郭爱桃、王巍再审主张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审判决,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二)二审法院是否未履行调查取证义务导致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

二审法院审理中,虽王巍、郭爱桃提交的答辩状中,明确提出“因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属于金融机构,请求二审法庭向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查明该4万元的去向,或由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说明16万元以外的4万元的去向”,但由于王巍和郭爱桃在一审判决后,并未提出上诉,二审判决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当事人有权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处分自己的民事权利和诉讼权利。”第一百六十八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对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认定应对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上诉请求的有关事实和适用法律进行审查,并无不当。因而,再审申请人王巍和郭爱桃主张二审法院未履行调查取证义务导致原审判决认定事实错误,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三)原审判决是否遗漏对4万元的认定。

王巍和郭爱桃以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中一笔贷款收取两笔款项属不当得利为由,将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诉至法院,请求判令“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退还不当得利47万元,赔偿其利息损失375860.25元,以及其13年追债经济损失65000元。原审判决根据庭审查明的相关事实判决“1、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返还王巍、郭爱桃人民币43万元;2、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于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支付王巍、郭爱桃利息(利息按照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从1999年9月27日至2000年10月25日按本金16万元计算,从2000年10月26日起至本判决确定的支付之日止按本金43万元计算);3、驳回王巍、郭爱桃的其他诉讼请求。”并不存在遗漏判决的问题。且本院再审审查中,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提供了利息扣划清单,证实郭爱桃贷款账户上剩余2万元已用于扣划郭爱桃20万元贷款利息,转到陈增强账户的18万元扣收了16万元后,剩余的2万元亦用于扣划陈增强贷款利息,王巍和郭爱桃对扣划利息的单证的真实性并未提出异议。王巍和郭爱桃虽再审主张,郭爱桃的20万元的贷款早已被转到资产公司挂账,且提供了2012年11月8日郭爱桃归还贷款及利息23.5万元的现金缴款单(回单),证实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又收取了其3.5万元的利息,但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并不认可该笔贷款已被转到资产公司挂账,而王巍和郭爱桃并未提供证据证实该笔贷款确已被资产公司挂账不再计收利息,以及晋商银行南内环支行存在重复收取利息的行为。因而再审申请人王巍和郭爱桃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遗漏对4万元的认定,缺乏事实依据,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再审申请人王巍和郭爱桃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条第一款第(一)、(五)、(十一)项的规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四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再审裁判结果

驳回王巍和郭爱桃的再审申请。

审判人员

审判长姬芳

代理审判员郭建岗

代理审判员孙成宇

裁判日期

二〇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书记员

书记员刘杰